2020年06月18日 星期四
中國礦業報訂閱

西非地區安全形勢對礦業的影響及投資建議

2020-4-10 8:00:12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胡鵬 向鵬

西非地區礦產資源極為豐富,主要礦產資源以金、鐵、鋁、金剛石最具優勢,錳、磷、鈾、石油、天然氣等也在世界上具有重要地位。西非地區成礦地質條件優越,找礦潛力巨大,近年來已成為國際礦業公司勘查開發的熱點地區之一。并且,隨著近兩年國際金價的大幅上漲,國際礦業公司進一步加大了在西非地區勘查和開發投入力度,塞馬福(Semafo)、巴里克(Barrick)、亞姆黃金(IAMGOLD)、奮進礦業(Endeavor Mining)、堅毅礦業(Resolute Mining)等國際礦業公司在西非地區已投資了數十億美元。同時,西非地區主要礦產品的產量也在逐年提升,去年6月,加納已取代南非成為非洲最大的黃金生產國。

然而,由于西非安全形勢的持續惡化,加上一些國家政局不穩定,使得安全問題成為投資者不得不慎加考慮的重要問題。2019年11月6日,塞馬福礦業的車隊在布基納法索遭極端組織襲擊,造成37人死亡,60余人受傷,此次襲擊是近年來國際礦業公司遭受傷亡最慘重的一次,對西非地區礦業環境造成了較大的沖擊。

一、西非地區的安全形勢

目前,非洲主要有四個受恐怖主義威脅的地區:索馬里及周邊、利比亞及周邊、乍得湖地區、薩赫勒地區(包括馬里、布基納法索、尼日爾、尼日利亞、乍得等國),構成了自東北非到北非再到西非的一條恐怖主義“動蕩弧”。

西非地區的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勢力主要分為西非國家本土組織和“基地”組織在非洲國家的分支。西非國家本土組織如尼日利亞的“博科圣地”、馬里的“伊斯蘭捍衛者”、馬里的“西非圣戰統一運動”等;“基地”組織分支如“伊斯蘭馬格里布基地組織”“索馬里青年黨”等。這些恐怖組織相互勾結,在西非地區持續發動恐怖襲擊,是該地區的恐怖“毒瘤”。

近年來,隨著西方國家和西非各國政府對恐怖勢力的聯合打擊,西非地區恐怖組織呈現出分散化、多中心化、跨境化和共生化的趨勢,他們各自為戰,機動靈活,采用自殺性爆炸、暗殺、偷襲等手段,令人防不勝防。

自去年11月塞馬福礦業的車隊遇襲以后,僅短短數月的時間內,已連續發生了多起針對平民和軍隊的襲擊事件:2019年12月1日,布基納法索東部一座基督教堂發生襲擊事件,至少14人死亡;2019年12月10日,尼日爾西部邊境一前哨基地遭武裝分子襲擊,造成71名士兵死亡;2019年12月24日,布基納法索北部蘇姆省發生一起襲擊事件,造成至少7名軍人和35名平民死亡;2019年12月25日,安全部隊在布基納法索中北部地區巡邏時遇襲,至少11名士兵死亡,另有若干士兵失蹤;2020年1月20日,布基納法索北部桑馬滕加省一村莊的市場發生兩起襲擊事件,造成至少36人死亡?梢,西非地區的安全形勢十分嚴峻,恐怖主義勢力已從馬里蔓延至布基納法索和尼日爾,正逼近加納、貝寧、多哥和科特迪瓦等西非沿海國家。

2020年3月31日,非洲礦業公司(AfriTin)宣布,將暫停在尤伊斯的露天開采,以遵守納米比亞政府為防止新冠病毒傳播的封鎖措施。

二、西非恐怖勢力的形成原因

西非地區經濟狀況總體比較落后,是世界上最不發達國家較為集中的地區之一,部分國家內亂嚴重,外部恐怖勢力伺機滲透以及本土極端勢力里應外合是這一地區恐怖活動和武力沖突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

一方面,不少西非國家經濟落后、政府積貧積弱,疲于應付層出不窮的反政府武裝以及宗教和民族暴力沖突,加之部分國家近年來經歷政局動蕩和權力真空,極端勢力乘虛而入,擴大勢力范圍。馬里2012年發生軍事政變,“伊斯蘭馬格里布基地組織”乘機作亂,一度控制馬里北部大片區域,另外通過走私武器、偷運移民、綁架人質、販賣人口、毒品販運等,該組織獲得了源源不斷的資金,得以向馬里、毛里塔尼亞、尼日爾等國滲透。鄰國布基納法索2014年爆發大規模示威和罷工,政治陷入僵局導致權力真空,盤踞在馬里的恐怖勢力進入。2015年以來,布基納法索襲擊事件頻發,至今已有700余人死于武裝襲擊,27萬人流離失所。

另一方面,多年來,由于各國政府缺乏對邊境地區強有力的管控,使得邊境地區軍火走私、毒品販運、綁架人質等犯罪活動肆虐,逐漸形成了一個跨國犯罪活動活躍地帶。利用這一管理真空,恐怖組織和極端勢力借機聚斂資本并擴張勢力,進可對各國策劃襲擊,退可在沙漠腹地藏身躲避。

同時,西非地區恐怖勢力的擴張與不少國家存在的政治、宗教和民族問題有很大關系。西非恐怖組織多發源于本地反政府武裝,行動帶有政治目的,不少組織主動與“基地”組織或“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即IS)建立聯系,大肆傳播極端主義思想,把平民、外國人及政府武裝作為成襲擊目標,擴大自身影響力。

三、西非安全形勢對當地礦業活動的影響

隨著西非地區安全形勢的持續惡化,特別是去年11月塞馬福礦業的車隊遇襲以后,對西非地區本就脆弱的礦業經濟造成了較大的沖擊。

1.少數礦山被迫關停

塞馬福礦業是一家從事金礦勘查與開發的加拿大礦業公司,在布基納法索擁有馬納(Mana)和邦古(Boungou)兩個金礦,以及班圖(Bantou)、納班加(Nabanga)和科霍戈(Korhogo)三個勘查階段的項目。去年11月發生的車隊遇襲事件的事發地距離邦古金礦僅40公里,事發后塞馬福礦業表示,盡管邦古金礦暫時是安全的,但出于對員工的保護,依然決定關停邦古金礦。

2.大部分礦山繼續運營,但投入高昂的安保費用

對于已建成的礦山,國際礦業公司一般不會輕易將其關停,主要是因為礦山在前期勘查和建設階段已投入巨額的成本,而關停和撤離礦山又要花費大量資金,這對礦業公司來說將是巨大的損失。

因此大多數已建成的礦山還是選擇繼續生產,但需要投入高額的安保費用。目前,在布基納法索的運營礦山的礦業公司已大幅提高了安全防范措施,例如在礦山附近為政府軍隊修建軍營、為員工宿舍修建鐵絲網和圍墻、為外籍員工提供直升機出行、為當地員工乘車出行配備護衛等,部分礦山甚至修建跑道,為員工往返首都提供飛機出行。

今年初,堅毅礦業對其馬里思雅瑪(Syama)金礦2020年的安保經費作了預估:預計該礦山全年安保成本為20美元/盎司(約合0.71美元/克),全年預計產量為26萬盎司(約合7.37噸),全年總安保經費預計520萬美元。

3.勘查項目受影響最大

受安全形勢影響最大的是處在勘查階段的項目,隨著安全形勢的惡化及安保費用的提升,多數礦業公司采取的策略是停止高風險地區的勘查項目并盡可能保證已建成礦山繼續運營。

預現黃金勘探公司(Predictive Discovery)暫停了旗下位于布基納法索的勘查項目。此前,該公司一家合資企業的地質專家在一場襲擊中喪生,該公司高管表示,現在已經找不到愿意去當地工作的地質專家。

堅毅礦業擁有5家勘探公司的股份,去年年底就建議停止布基納法索的一個勘探項目。

有些勘查項目甚至因安全問題擱置了多年,金環資源公司(Golden Rim Resources)的巴本加(Babonga)項目因為毗鄰尼日爾邊境,該項目已擱置了3年。

4.礦業公司陷入兩難境地

西非地區成礦條件優越,找礦潛力巨大,人工成本也相對較低,對國家礦業公司具有較強的吸引力,但是安全形勢帶來的不確定性及高額的安保費用使得礦業公司陷入兩難的境地。

為回避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一些礦業公司決定退出高風險地區的項目,如裴倫蒂礦業公司(Perenti)去年12月表示,將退出布基納法索高風險地區的項目,決定解除與諾德黃金公司(Norgold)簽訂的比紹(Bissa)項目合同并退出比紹項目。

也有不少礦業公司依然十分看好西非地區的投資前景,決定繼續加大在西非地區的投入,如西非資源公司表示將繼續推進布基納法索桑布拉多金礦的相關工作,并將于2020年年中產出第一批黃金;奮進礦業表示,將在西非地區繼續經營和投資,該公司的目標是在2020年成為布基納法索最大的黃金生產商。

四、投資建議

1.充分評估項目所在地的安全形勢

西非地區安全形勢已經十分嚴峻,并且安全形勢在中短期內還難言好轉,這是否意味著西非地區沒有投資價值呢?實際情況并非如此,中國地質調查局武漢地質調查中心已在西非北非地區十多個國家開展了多年項目工作,對大多數國家的安全形勢都有一定的了解。由于歷史和民族問題,很多非洲國家的政府并不能完全管控其全部國土面積,而政府能夠實現強有力管控的地區一般來說是相對安全的,安全風險較大且經常發生恐怖襲擊的地區多半是部分國家的邊境附近。

因此,僅僅關注和評估西非地區或者某一國家的安全形勢是非常片面的,最重要的是要充分評估項目所在地的安全形勢。關于項目所在地的具體情況,建議咨詢中國駐該國經商處、該國礦業管理機構以及中資企業,大多能獲得該地較為全面的信息。

從近期的一些資訊中可以看出,不少礦業公司最近都加大了在西非地區的投入,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些礦業公司已對項目所在地開展了充分評估并認為當地安全風險較低,如巴里克黃金公司(Barrick Gold)1月30日表示,將加大馬里洛洛-貢科托(Loulo-Gounkoto)地區勘查投入;奧里奧爾資源公司(Oriole Resources)最近獲得了塞內加爾塞納拉(Senala)金礦項目新的10年期許可權,并表示將繼續加大該項目的勘查投入;科拉黃金公司(Cora Gold)3月18日表示,擬籌集289萬英鎊資金用于其馬里薩南科羅(Sanankoro)金礦項目后續勘探和開發;西非資源公司3月19日表示,其所屬的布基納法索桑布拉多金礦的試選礦和試冶煉工作進展順利,已成功產出第一批黃金成品;卡蒂諾資源公司(Cardinal Resources)3月26日表示,已將加納納明迪(Namindi)金礦采礦許可證面積擴大了3倍,并且該礦山已進入快速建設階段。

2.防范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帶來的持續性影響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圍的擴散對礦業帶來了巨大的沖擊,一方面礦山產品需求下滑導致礦產品價格下跌;另一方面各國政府針對疫情制定的限制措施影響了國際礦業活動。

就西非而言,奮進礦業在布基納法索的宏德(Hounde)金礦和阿散蒂黃金公司(AngloGold Ashanti)位于加納的奧布阿斯(Obuasi)金礦分別檢出1例新冠肺炎患者。目前,各礦業公司都已加強了防疫措施,一些公司通過關閉總部、限制差旅、實施居家辦公等方式遏制病毒傳播。這場疫情對各礦業公司和各礦山的管理層將是極大的考驗,如何在這場危機中“活下來”,并且以什么樣的方式“活下來”是各礦業公司面臨的最緊迫問題。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人類終將戰勝病毒,唯一不確定的是此次疫情在全球范圍將持續多長時間。

3.正確認識和對待“危中有機”

面對安全形勢和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雙重危機,我們除了要充分認識和評估可能存在的風險,還要善于發掘危機中蘊藏的機會。

西非地區資源豐富,勞動力成本較低,而且西非不少國家的經濟對礦業的依賴程度很大,因此當地政府也制定了一系列優惠政策鼓勵國外礦業公司投資。但由于西方國家進入西非較早,各方面條件比較好的區塊和項目早已被西方國家礦業公司占據,國內企業要么選擇在夾縫中生存,選取西方國家礦業公司未登記的區塊開展工作;要么以較高的代價獲取優質項目。如去年11月,具有中國背景的合資企業取得了幾內亞西芒杜鐵礦北部區塊的采礦權,但需要在幾內亞修建一條鐵路和一個港口。而在當前的危機中卻有可能獲得平時難以獲得的項目,僅在最近一個月,西非地區已有多起并購案例:3月5日,特朗加黃金公司(Teranga Gold)已經完成塞內加爾馬薩瓦(Massawa)金礦的收購工作,而馬薩瓦金礦是西非地區最大的未開發金礦之一;3月16日,諾德黃金公司(Nordgold)向卡蒂諾資源公司發出要約收購提議,計劃以2.27億澳元的價格收購卡蒂諾資源公司;3月23日,奮進礦業以10億加元的價格收購塞馬福礦業,兩家公司已簽署并購協議,將組建西非地區最大的黃金生產商。試想一下,如果不是因為這場危機,收購的難度將大幅增加。

當然,這種并購需要建立在充分的評估和盡職調查的基礎上,盲目的并購擴張一樣會帶來巨大的損失,“危中有機”一定是給有充分準備的公司。

4.注意2020年大選帶來的影響

2020年,加納、幾內亞、布基納法索、科特迪瓦、尼日爾、多哥等國將迎來大選。大選期間,政策不確定性風險增加,社會治安也會受影響,建議增強避險意識,建立應急機制!

(作者單位:中國地質調查局國際礦業研究中心、中國地質調查局武漢地質調查中心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双色球100期走势图表 吉林11选5助手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跨度 安徽十一选五奖金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 龙江风采36选7开奖结果 5分钟快3怎么看走势 pk10高手单期计划群 医药股票 李嘉诚理财分配工资 黑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